短篇小说 | 楸立:请客

 民警老徐自己没有亲小舅子,有个叔伯小舅子叫齐大胜,30多岁,是爱人老叔家的孩子,村里人给他起了个外号:“齐天大圣。”这齐大胜总是听到外面什么赚钱就跟着干什么,别人倒沙石料他也倒,别人搞运输他也买辆皮卡,外墙保温赚钱,他也四处揽活。结果辛苦一年也赚不到什么钱。自从知道四姐夫在派出所工作,齐大胜有空没空的就爱往所里跑,弄得老徐挺烦,还不能明说,怎么也是说小舅子驾到,得高看一眼。

  这齐大胜爱惹祸,一年到头怎么也得麻烦麻烦四姐夫,并非小舅子觉得派出所有人就可以为所欲为,而是天生就有这个毛病,不出点事儿都对不起他这个绰号。

半年前,齐大胜晚上和几个哥们儿喝酒,三杯酒下肚,话就没有把门儿的了,结果和一个哥们儿闹翻了,三下五除二,两人就动了酒瓶子,齐大胜四肢发达,把对方就给开了。开完傻眼了,要不这种人就是这样,爱招惹是非,胆子还特小,对方一流血自己酒也醒了,怎么办?自然想起四姐夫来了,大晚上11点多,给老徐打电话,老徐前一晚统一行动一宿没怎么睡,白天又连轴转,就够累的了,本来想睡个安稳觉,让齐大胜一个电话打过来腻歪够呛。爱人一看是自己的娘家兄弟,也不能怠慢了,两口子到了医院,掏钱给人看病检查。对方知道老徐在派出所上班,没好意思说什么,越这样越让老徐觉得过意不去,把小舅子拉到角落里劈头盖脸地训了一通。说也说了闹也闹了,事情总得解决呀。老徐又找熟人论亲戚赔不是讲道理,好不容易才把事情解决了,当然这个还不能让老丈人和叔丈人知道,包括赔了对方的三千块钱,老徐让齐大胜拿了两千,自己搭了一千,能说搭吗?不能。

齐大胜对姐夫自然感激不尽,也没少在外面吹嘘,我四姐夫能让我这小舅子进去吗?我虽然不是亲的,但我姐没亲兄弟,我就是亲兄弟呀,以后娘家这边大事小情,谁能掌舵,我!齐大胜。

齐大胜每次去派出所大家也爱和他开玩笑,大胜,又给你四姐夫添乱来了?大胜,又干什么大事业了?是不是来给你四姐夫分红来了?大胜,你得隔三差五让你四姐夫请你,他不巴结你,等他再去村里给他个好看。

齐大胜高兴,心里美,到派出所就跟到家一样,从上到下都拿着自己当贵客待。他自己给四姐夫添事儿不说,还没少招揽多余的活儿,什么自己女同学的孩子上户口了,什么媳妇儿的表哥在外地被人骗了多少钱了,哪哪的哥们儿被人揍了或者揍了人了,咨询怎么个程序了,都会找到老徐或者来电咨询。老徐这个烦呀!老徐也挖苦几句这不着调的小舅子,开玩笑说,胜呀,你有空也请请我啊!

老徐一说这话,小舅子小眼珠滴溜一转,眨了又眨,使劲儿点着头,四姐夫,没问题,改天,改天。

齐大胜对自己大方,但对别人包括他这个四姐夫轻易可是不出手的。

这天早晨老徐刚到单位,民警郭子就在楼下喊他,徐哥,徐哥。

老徐下了楼,看到郭子向他摆手,老徐走过去问郭子有什么事儿。郭子压低声音说,徐哥,你小舅子在咱们所呢。

我小舅子?大胜?

对,就是“悟空”,郭子不喊齐天大圣,他单起了“悟空”的绰号,说这个外号较有内涵。

昨天晚上去歌厅唱歌,10点多钟和几个同学出来去面馆吃饭,结果有个酒鬼言语调戏女同学,你这小舅子就和对方动了手,现在对方住了医院,你小舅子脸上也花了,现在在留置室呢,昨天给你打了一宿手机,你手机关机呢。郭子说。

老徐下意识地拿出手机一看,黑屏,原来没电了。

老徐说,这次小舅子也算是伸张正义,对方有事吗?

郭子说,没有明显外伤,我过会儿去医院看看,你小舅子这边你看着处理吧。

老徐清楚郭子的好意,这种案子派出所天天接,都是问完笔录,双方验伤,等火气消了就是大事儿化小小事儿化了,毕竟是人民内部矛盾。

老徐进了留置室,见齐大胜正耷拉着脑袋趴在留置椅上睡觉,老徐过去把齐大胜弄醒。只见齐大胜脸上紫一块青一块的,看到老徐赶紧喊了声:四姐夫。

老徐说,你看你,让人揍成这样儿。

齐大胜说,我昨天给你打电话,你怎么没开机呢,郭子太不对了,为什么把我关一晚上,不关对方呢。

关你就对了,老徐说话没好气。

齐大胜撇撇嘴,小声嘟囔,要不是冲你,我就得投诉郭子。

投诉谁呀?人家对方都住院了。怎么到处都显你呀,你英雄救美呀,几天不惹事你身上刺痒是不是?

四姐夫你说的就不对,不是警察说的嘛,看到不公就得挺身而出,没人管,这个社会不就乱了?

对,你管了,就管成这样了。老徐扭头出了留置室,不和小舅子理论。

所长在门外听了个全,等老徐进了屋后,问,大胜这是怎么回事?

老徐就一五一十地把经过说了一遍。

所长清楚老徐现在心里挺纠结的,就说,留置一晚了,时间也快到了,我看大胜脸上的伤也需要处理,把材料问完就开个验伤委托,让他随传随到吧!

老徐明白所长这是给自己解套,喊人把齐大胜带到所长室,齐大胜和所长也熟,进屋也不见外,跟所长打了个招呼。

老徐黑着脸不理他。

所长说,大胜,你先回去,该做验伤做验伤,你也老大不小的人了,还跟小孩子似的真不行,以后少惹点事儿,别总以这样方式来派出所。

齐大胜点头哈腰,说要不今天请几位吃饭。

老徐斜了他一眼,你先回去,等事情处理完了再说,懂点事儿,别让家里人不放心。

齐大胜龇牙咧嘴答应着。

等齐大胜走了后,所长和老徐又聊了会儿近期县局部署的严打工作,所长的手机就响了,是郭子打来的。

郭子电话里说,所长,先别放老徐的小舅子走。

怎么了?所长忙问。

我在医院呢,对方肠破裂。

所长脸色立马变了,肠破裂,重伤呀!

老徐听得真真的,他抢过所长的手机,问郭子,确定是肠破裂吗?

确定,我和主治医生正在谈话,现在对方正在手术室做手术。齐大胜没放吧?郭子显得有些急了。

老徐脸上汗也下来了,所长的双眼正平视着他。老徐挂了郭子电话,又在手机上拨了一串数字。

大胜,你走到哪里了?

四姐夫呀,我才到商贸街,怎么了?

你回来吧,今天所长正好有空,你过来请大家一顿得了。

好嘞,好嘞,那头齐大胜答应得非常痛快。

所长在屋踱来踱去,老徐的心脏突突直跳,墙上的挂钟嘀嗒嘀嗒走得那个重呀……

10分钟过后,齐大胜一步跨了进来,嘴里还喊呢,今天我说嘛儿也得请请四姐夫……

(作者单位:河北省大城县公安局新城区派出所)

当前文章地址:http://baike.hiyouqu.com/19582.html
版权声明 : 本文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,仅供学习交流,归原作者所有。
THE END
分享
二维码
< <上一篇
下一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