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广宇短篇作品:少女和鱼

李广宇短篇作品:少女和鱼 -1

1、

医生将一个冰冷的东西插进珍妮的身体。珍妮皱了下眉,但没吭声。她有点怕那个眉目冷峻的女医生。医生在下面动作了不久,说,起来吧。珍妮憋着眼泪,慢慢把衣服穿好。医生把一张单子甩给她,说,先去拿药。

取药的地方人很多,有人拼命挤,有人吵,有人动手推搡。珍妮在圈子外面看着,眼前的一切好像她的心情,兵荒马乱。珍妮没有取药,出了医院,走了几条街,已经可以看到海洋馆巨大的霓虹灯了。珍妮犹豫了一下,拐进了路边的馄饨馆。

馆子不大,三四张桌子,最里面有一口大黑锅,黑锅边的年轻男人常年穿一件看不出颜色的围裙。珍妮每天中午都来这里,熟得像自家的厨房。珍妮找了靠窗的桌子坐下。那个姓张的年轻男孩凑过来,堆着笑脸,问,今天没上班?珍妮点点头,看看墙上的表,真的还早。

小张把茶水放在桌子上,茶水有些混,装在印满指印的杯子了。往时珍妮从来不喝的,这一次,珍妮端起来就喝,却烫了舌头。小张吃惊地看着她,嘴里急急地说,慢点。珍妮吸着舌头,含糊地说,一碗馄饨。

珍妮只请了半天假,下午还要去上班。

珍妮是海洋馆里的美人鱼。每天珍妮都要穿上华丽的鱼尾,鱼尾软软的,一米多长,要像穿裤子一样提到腰上,里面有绑带。鱼尾这样被卡在腰间,时间久了,珍妮的腰上起了水泡,再穿几次,水泡破了,磨出一圈深色的痕迹,系了腰带一样。穿上鱼尾,珍妮仿佛被捆住了双脚,好在换衣服的地方离水近,珍妮可以跳着碎步,“咕咚”一声把自己扔进水里。

跳进海水里,珍妮才觉得自己是自由的。

被灯光照亮的海水里,鱼儿好像鸟儿一样,在珍妮身体上下窜动,不远处高大的珊瑚丛里,翠绿的海带随波飘荡。鱼群惊散时,那条巨大的鲨鱼就缓缓游了过来。珍妮喜欢这条鲨鱼,她和鲨鱼在水里嬉戏,鲨鱼扭动着巨大的身体,一路尾随。鲨鱼很乖,有时会亲昵地咬住珍妮的胳膊。这时候,珍妮会看到鲨鱼光秃秃的牙床。鲨鱼的牙齿都被拔光了,防止它会咬伤美人鱼,可即使这样,别的美人鱼还是很害怕这条鲨鱼。

珍妮不害怕。她怕的是自己从水里爬出来以后的那些烦心事。

下班的时候,同事小美过来,问珍妮晚上有空没。珍妮正在脱鱼尾,不知卡在什么地方,小美过来帮忙,边弄边问,李伟生日,去吗?听这话,珍妮的手在半空中停了一下。小美不耐烦了,问,到底去不去?珍妮犹豫了一下,点点头。

第二天清晨,珍妮起得迟,浑身酸痛,醒了还不想从床上爬起来。同房间的小美还在睡着,打着呼噜,珍妮慢慢想起,小美昨天晚上玩得最疯,站在街上又唱又跳,引得很多人围着她们看。珍妮自己也喝多了,趴在草丛里吐得撕心裂肺。

珍妮到厨房给自己倒了牛奶,牛奶在阳光里纯白得几乎透明。这时候,手机响了。

珍妮把小美拉起来,说,小美,海洋馆里出事了。小美眯着眼睛,问,什么事?着火了?又嘟囔道,着火才好,烧个干净。说完她扭过身体,又睡。珍妮却用力拉她,说,快起来,主任让我们马上过去。小美不耐烦地问,到底什么事啊?珍妮迟疑了一下,说,李伟死了。

2、

李伟的尸体已经被打捞上来,摆在离水池不远的地方,用白色单子盖着,很小的一团。主任说,还有一半身体在鲨鱼的肚子里。警察问过珍妮又问小美,两个人对昨天晚上的回忆都是混沌的。

珍妮走到水边,看到鲨鱼沉在大丛的海带里一动不动。珍妮问主任,它怎么了吗?主任没心思跟她说话。珍妮有些失望,走出后台,从游客通道进去。游客通道有拱形的玻璃,人在其中,好像进了海底世界。珍妮很少来这里,来的时候也都是下班以后,灯都是熄的,这一次,海底通道却是亮起来的。珍妮走到通道中间,鲨鱼就停在她头顶的玻璃上,阴沉沉的,比她在水里看到的要大很多。

突然,鲨鱼从拱形玻璃顶端滑了下来,身体翻倒在水底。珍妮看到鲨鱼的眼睛瞪得很大,眼睛里透着茫然,它的身体随着水流不自然地抖动,嘴唇咧开,露出没有牙齿的牙床。珍妮想起来,那牙床很柔软,好像孩子的嘴唇。水流涌动,两名打捞员跳进水里,他们动作娴熟地用绑带拦住鲨鱼的腰,然后指挥着水池上面的人将鲨鱼吊起来。

鲨鱼一点点消失在水池的尽头。

警察第二次找到珍妮的时候,珍妮正在换衣服。主任摆摆手说,今天你不要潜了,让小美替你。小美听见了,瘪了瘪嘴,却没说什么。珍妮放下鱼尾,跟主任出来,就看到一胖一瘦两个警察站在门口。

珍妮说,那天晚上的事我都说了。胖警察点点头,盯着她,问,你跟李伟什么关系?珍妮愣了一下,说,我跟他?没什么关系。瘦警察反问,没关系?珍妮没说话,盯着他,瘦警察打开一个文件夹,说,李伟的妈妈说你们在谈恋爱。这话让珍妮有些透不过气来,垂了眼睛看自己被海水泡得发白的手指。胖警察说,你要说实话。珍妮好像被什么刺到了,大声说,我说的都是实话!我跟李伟什么关系都没有!他来追我,那是他一厢情愿!珍妮的情绪有些失控。

珍妮从来不相信李伟会爱上自己,虽然李伟那么疯狂地追求她。李伟以前是电脑公司的高管,某一天陪客户来海洋馆,然后就看到了水中的珍妮。李伟跟珍妮说过,就那么一瞬间,他就爱上了珍妮。

其实珍妮并不好看,身体单薄得像一张纸,瘦瘦的脸上还有一些淡淡的雀斑。但李伟说,我要你当我的女朋友。那时,李伟已经辞去了原来的工作,到海洋馆当起了售票员。珍妮说,你不值得,不值得为了我。想起这句话,珍妮心里会疼了一下又一下。

下午主任开会,讲了鲨鱼吃人的事。他先安慰大家,说鲨鱼吃人事件很偶然,他说公司为了保证美人鱼的安全,每周都会检查鲨鱼的牙齿,发现牙齿长出来,立刻拔掉。这次李伟出事,应该是他自己造成的——大晚上自己跑进海洋馆,又喝醉了,自己跳进水池里。主任强调说,这些可不是我瞎说,都有监控的。众人哗然。主任还在说,现在还不好判定是不是自杀,但可以肯定是一场意外。

3、

中午,小美和珍妮一起进了馄饨馆。人多,她们等了一会儿,小张见了,殷勤地搬了两张凳子。小美在珍妮耳边嘀咕道,这小张,好像对你有意思嘛。珍妮却苦着一张脸,不说话。小美看她没情绪,说,还在想李伟是不是?我觉得他就是自杀。珍妮还不说话,心思已经飞了。小美想起什么似地,说,还有个事!我跟你,那条鲨鱼肚子里还有一条小鲨鱼!珍妮吃惊地看着小美,小美使劲点头,说,真的!我也才知道。听后台刘工说,鲨鱼生小鲨鱼得怀胎20多个月。小美叹口气,说,20个月,好漫长啊!

珍妮在心里默算着,那鲨鱼是去年夏天运来海洋馆的,只有一年时间。突然之间想起那条鲨鱼温柔地咬着她的胳膊,珍妮又有些难过。没有鲨鱼以后,她再下水,只能追着海龟在海水里乱窜,好像一只没头的苍蝇。

小美还在说,母鲨鱼很凶的,再说李伟那么胖,估计鲨鱼真把他当猎物了。珍妮打断她,说,别说了。小美不服气,想辩解,小张走过来,殷勤地说,有座了。

珍妮很喜欢馄饨馆里的味道,那种混合着葱姜蒜和香菜的味道让她想家。珍妮跟小张说过这种感觉,小张说,那你就把这里当家好了。珍妮当然只是想想。她在这个城市里,好像一粒被风吹起的沙子,很难有安定的感觉。

李伟却不理解珍妮,他总是说,你想的太多了,人不能像沙子,而要像一粒种子,落在哪里就在哪里生根发芽。李伟的话是对的,但从他的嘴巴里说出来,珍妮就是不承认它是对的。珍妮拒绝李伟给他的一切,衣服、包还有钱。终于有一次李伟恼了,举着一件大衣说,你不要是不是?不要我就把它剪碎!珍妮不为所动。李伟真的把大衣剪成碎片。那一次,珍妮真的把李伟惹恼了,连她都以为李伟再也不会来找她了,可第二天,李伟又来了,只是再也不送她任何东西。

小美觉得珍妮过分,很多次骂她,珍妮只是不吭声,小美话说得重了,珍妮还是不说话,憋得脸上的雀斑红红的,也不反驳。只有到水里,珍妮才会觉得内心的充实,那头巨大的鲨鱼会游近她的身边,好像在跟她说话,那双温柔的眼睛,透漏出解意的光芒。

李伟妈妈大概等了珍妮两个小时,因为珍妮每次下水表演,中间是不能见客人的。李伟妈妈跟李伟长得很像,尤其眼睛。珍妮看到那双眼睛,就好像看到了李伟。李伟妈妈说,我来见你,不是要责备你。珍妮松了一口气。李伟妈妈说,我给你带了一些东西来,这些都是李伟以前准备送给你的。李伟妈妈指了指脚下一个大纸箱。珍妮头发上的水滴落在纸箱上,珍妮下意识地蹲下去擦,不料有更多的水滴上去。

等珍妮起身,李伟妈妈已经走了,门敞开着,九月的风吹进来,珍妮打了一个寒战。

小美帮珍妮把纸箱搬回房间,但珍妮没有打开,直接推到床下面。小美奇怪地问,不打开?珍妮摇摇头,小美愣了一下摇头道,你可真奇怪!说完兀自出去买东西,留下珍妮一个人呆坐。

窗外是秋天的黄昏,对面高楼已经亮起灯光。

4、

珍妮在梦里梦到了那条大鲨鱼,她和大鲨鱼一起游泳,她在前面,鲨鱼在后面追。突然水变成了红色,珍妮扭头去看,只见鲨鱼的嘴里李伟在用力挣扎,珍妮伸手拉他时,却突然醒了。珍妮在黑暗里坐了很久,她的泪水慢慢流了出来,她想起跟李伟吵架的场景来,每一个都是那么刻骨铭心。

上班的时候,珍妮跑到后台去找姓刘工。珍妮问刘工,那条鲨鱼要怎么处理?刘工想了一下,才说,你说那条吃人的鲨鱼啊,送博物馆做标本。刘工是学海洋生物的,从国企退出来进了海洋馆,是海洋馆里资格最老的员工,他认得海洋馆里每一条鱼。珍妮迟疑的时候,刘工又说,骨架处理得差不多了,在后面库房,没事去看看吧,过两天就要抬走了。

库房很大,孤零零地摆着那条鲨鱼的骨架,肉没有了,只剩下骨头,日光灯的照射下,泛着白惨惨的光芒。珍妮走近,用手轻轻抚摸着鲨鱼骨头,骨头很光滑,凉凉的。

鲨鱼骨架并不完整,有一些碎片,放在旁边的桌子上,珍妮在骨头里翻着,她意外地发现了一颗牙齿,短短的。鲨鱼的牙齿会定期更换,即使把它们敲掉,两周以后,还会重新长出来。这是一颗悄悄长出来的牙齿。

珍妮把牙齿攥在手心里,紧紧地攥着。

从库房出来,珍妮的手机响。是小张。小张问,你有空吗?珍妮冷淡地问,什么事?小张迟疑了一下,才说,我今天晚上休息,想……想约你去看电影。接电话的时候,珍妮翻看着那颗牙齿,有些走神,等小张催了,珍妮才说,到时再说吧。

晚上,珍妮几乎把小张给忘了,出海洋馆,她才看到小张站在海洋馆门口,已经换上了西服,西服有点大,吊在他身上,有些别扭。走得近了,珍妮才慢慢把那个平时守在铁锅后面的邋遢男人给忘掉。见珍妮盯着他,小张有些局促,把手在身上蹭了几下,结结巴巴的说,我们已经买票了,走吧。

电影很烂,不知所云。小张一直试图拉珍妮的手,珍妮却躲着。小张用强,珍妮松开手,手心里攥着的牙齿露出来,刺到了小张,小张叫了一声。周围人都转头看他们。珍妮站起来,走出放映大厅。她在大厅外面等了一会儿,小张却一直没出来,珍妮迟疑了一下,独自出了电影院。

街上还很热闹,有成双成对的恋人,珍妮突然觉得自己很孤单。很久都是一个人,珍妮从没有这样的感觉,可这夜,孤单的感觉却令她难以自持。珍妮在街边凳子上坐下,张开手掌,那颗鲨鱼的牙齿在路灯下闪闪发光,珍妮用手指揉着,揉得手指都疼了才停下。

珍妮找了一间首饰店,让店员帮忙在鲨鱼牙齿上打了一个孔,又配了银色的细链,挂在脖子上。付钱的时候,店员问她,那是什么?珍妮心情好起来,反问,你觉得像什么?店员想了想,才说,牙齿吧。珍妮笑起来,说,对了,牙齿,鲨鱼的牙齿。

5、

一进房间,小美就说,有人找你。珍妮问是谁?小美磕着瓜子,说,你妈妈。珍妮放书包的手有些颤抖。小美说,我让她给你打电话,她不打。珍妮看着小美,小美还在说,她说是出差,住在……小美边说边从桌上拿起一张纸,瑞士酒店。

珍妮接了那纸,看了看,又放下,心事重重。小美没注意她的情绪,眼睛盯着她胸前挂着的鲨鱼牙齿,问,买的?这是什么?小美伸手来抓,珍妮躲开。小美“嘁”了一声,满脸不以为然,随手拿起手机看。

犹豫了整整一个晚上,珍妮还是去了瑞士酒店。

珍妮没有上楼,在楼下打了电话,就跑到一楼咖啡店里等。很快她妈妈下楼来。珍妮差不多有两年没有见到妈妈了。珍妮跟妈妈很像,瘦,连脸上的雀斑都是一样的位置。只是珍妮的妈妈更有气质。

珍妮问,你什么时候走?妈妈吃了一惊,却反问,你在这里还习惯?珍妮气冲冲地说,我的事不要你管。妈妈叹口气,说,我不管。突然冷场。服务员送来咖啡,珍妮妈妈端起来,喝了一口,才说,你想怎样就怎样,我不会管的,只是你不要委屈自己,如果真的混不下去,还可以回家。珍妮摇摇头,说,我不会回去的,那不是我的家。

妈妈抬头看着珍妮,好半天才说,其实有些话我应该早跟你说。珍妮面无表情地反问,说什么?珍妮的反映让她妈妈愣了一下,珍妮打断她,说,我什么也不想听,我都不知道你来找我干嘛?劝我回去?还是希望我原谅你?珍妮的妈妈没说话。珍妮也停住了话,似乎在隐忍着什么,脸上的雀斑因为激动而变红,珍妮说,我现在可以养活自己,你放心吧,我不可能回去的……我可以原谅你,如果这就是你想要的。

珍妮站起来,说,你不要再来找我,我过的不错。珍妮妈妈呆看着女儿,一时说不出话来。直到珍妮走出酒店,她才想起来追,门外街上人流车流,根本不见珍妮的身影。

珍妮是在大学二年级失踪的。珍妮的妈妈找了很久,还拖了很多关系,但女儿如同石沉大海。第二年珍妮给妈妈打电话,那时珍妮已经在另一座城市找到了工作。妈妈找到女儿,苦劝,甚至以死威胁。珍妮再次消失。

珍妮不能原谅她的妈妈,而她的妈妈和她一样固执,总也不肯把往事的真相说出来。

晚上,珍妮在卫生间里大吐特吐的时候,小美刚好进门,她听见声响,推门问,你怎么了?珍妮趴在马桶上没有回头,好半天才说,没事。小美走过来,伸手去扶珍妮的肩头,珍妮却突然爆发,叫道,你出去,出去!小美的手吓得缩回手。

等珍妮从卫生间里出来,看到小美眼神怯怯的。珍妮努力笑了一下,说,真没事。小美结结巴巴地问,你不是……怀孕了吧?

6、

珍妮从水里爬出来,坐在地上休息。昨夜睡的不好,她的眼睛是肿的,在水里,呼吸也不顺畅,有一刻,她觉得自己就要死了。可等她睁开眼睛,还是本能地冲出水面。那一瞬间,海水像被惊扰了一般涌动起来。

小美坐在很远的角落里吃苹果,她穿一件和珍妮不一样的黄色鱼尾,鱼尾在水里荡着,眼睛却偷偷看着珍妮。

昨夜珍妮什么也没说,她不知怎么开口。好像一开口就有太多的事要解释。珍妮低头看看自己略微鼓起的肚子,她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,这几天穿上鱼尾时,她总觉得肚子又大了一些。

是到了下决心的时候了。珍妮对自己说。

下班的时候,小张打电话又来约珍妮,珍妮很干脆地拒绝了,放下电话,她想着明天不会再去他那里吃馄饨了。

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,对珍妮来说,如同一场梦。

在那个破旧的小旅店里,珍妮对小张说,你把眼睛闭上。小张真的闭上了眼睛。小张半裸着身体,肋巴骨一根根暴露着。珍妮叹口气,这和她想的一点都不一样。但珍妮没有犹豫,她把自己脱光,然后慢慢缩进小张的怀里。

小张身上的味道依旧是熟悉的,像珍妮爸爸身上的味道,那是一种后厨特有的味道,混合着烟火气和世俗气。但珍妮的妈妈不喜欢。他们争吵、厮打,他们比赛着找情人,却从没有留意过那个悄悄长大的女儿。

很多年以后,当妈妈说那时他们没有离婚是为了她好时,珍妮冷笑着反唇相讥,为我好?你找的理由真是好笑!这场大戏的终结是珍妮的爸爸用刀砍伤了妈妈的年轻情人。

小张的身体在颤抖,珍妮抱紧了他。

对珍妮来说,小张是一个陌生人,陌生到她都不想去知道他从哪里来。但她需要这种陌生,因为陌生而让她温暖,让她内心平静。

还有报复。

李伟的突然求婚,让珍妮手足无措。当大街上那么多人的面,李伟突然跪下,突然掏出戒指,突然语无伦次地向她表白。有那么一刻,珍妮觉得这一切来得太快,快到有些不真实,那种掺杂着幸福的眩晕感令她几乎站立不稳,但那只是一瞬间的感觉,接着耻辱感突然降临,她恼怒地抄起手提包,砸向李伟。

耳边,小张在说,我会对你好的。珍妮笑了,笑小张还是笑自己,她分不清楚。黑暗里,她闭上了眼睛。当这一切都是一场梦吧。

深夜,突然有人敲门。珍妮和小美一同被惊醒。小美坐起来,问,谁啊?外面一个男人的声音,说,我。小美有些恼,问,你是谁啊!外面的男人迟疑了一下,说,我是小张。小美扭头看珍妮。珍妮没说话,小美说,你有什么事?小张说,我找珍妮。小美看了看珍妮,珍妮摇摇头,小美说,珍妮睡了,你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。门外的男人好半天才“哦”了一声。

小张走了,珍妮却再也睡不着了,她蜷坐在床上发呆。

7、

李伟妈妈送来的箱子里,存的都是李伟买的礼物,还有,那个求婚戒指。

珍妮是李伟最后见到人。

珍妮告诉李伟,我怀孕了。李伟傻了一样看着珍妮,而珍妮满脸挑衅。珍妮说,你还想让我嫁给你吗?我就是个烂货,不是你心里的女神,你还会要我吗?李伟无言以对。珍妮哈哈大笑,酒精在身体里燃烧,她说,李伟!你口口声声说你爱我,现在你爱我吧,我答应了!珍妮伸出双手把自己吊在李伟的身上,脸上露出和往日不一样的狂野表情。李伟却没有说话,面无表情。珍妮说,李伟,你怎么没话说了?你那些表白都是假的,你和别的俗男人有什么区别,你想要的是清白的女人,是你想象里洁白无瑕的美人鱼,可我不是!从我出生那天开始,我的人生就是千疮百孔的了!你有勇气再说一句你爱我吗?你要是敢说,我就跟着你,到天涯海角。

珍妮满脸热泪。

但,李伟却在用力挣脱她的双臂,他把珍妮甩了一个趔趄。看着李伟一路远去的背影,珍妮终于哭出声来。

珍妮猛地睁开眼睛,她发现自己还在医院的走廊里,有人喊她的名字。她一边答应一边走进诊察室。还是上次那个目光冰冷的女医生,看珍妮,似乎还有印象,问,上次的药吃了吗?珍妮迟疑了一下,说,没有。女医生盯着她。珍妮说,那个……可以再给我开一次吗?珍妮以为女医生会责备她,但没有。

女医生写了药方递过来,说,如果出血太多,记得过来检查。

珍妮点点头。

下午上班的时候,主任喊几个美人鱼过来开会。主任说,海洋馆准备上新的项目,目前美人鱼这个项目要停。有人问,什么新项目?主任挠挠头,说,新项目是水中芭蕾。一个美人鱼说,我们不会啊。主任说,不会没关系,老板请了俄罗斯的女教练教大家。几个美人鱼议论纷纷,主任挥手道,这事已经订了,明天教练过来,今天美人鱼最后一次表演。

散会了,小美凑过来对珍妮说,什么新项目,还不是为了冲晦气。珍妮没说话,小美有些无趣,说,哎,也好,反正当美人鱼当够了,换个新鲜的。

美人鱼珍妮一个猛子扎进了海水里,周围的鱼被她激起的水花惊扰,四处逃散。第一次珍妮可以像鱼一样,在水里自由舒展,她快速地游动,在美丽的珊瑚之间,在漂飞的海带之间,她觉得自己也变成了一条鱼,一条自由自在的鱼。

这种感觉让珍妮流了眼泪,可她知道,在玻璃后面看她表演的那些人是看不到她流眼泪的。想到这里,她才恍然大悟,鱼是有眼泪的,只是我们看不到。

当前文章地址:http://baike.hiyouqu.com/19428.html
版权声明 : 本文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,仅供学习交流,归原作者所有。
THE END
分享
二维码
< <上一篇
下一篇>>